33fabu.com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字数:6888


            第十三章我爱的可爱艳母

  萧宸站在厕所门口,背对着妈妈,若有所思的看向肩膀的伤口处,那里之前缠着的纱布已经解开了,伤口这会儿已经彻底愈合了!又摸了摸脸,只有浅浅的疤痕,连疼都不疼!这让他心中不由猜测起来。

  之前在韩巧嘴里发射过四次,每次都会加速愈合,让他肩膀的贯穿伤仅仅用了十几天,就从里面愈合了大半!而这次,他跟妈妈在里面疯狂的玩了两次,最后一次射完后,发现肩膀的伤口居然彻底愈合了!这就打翻了他之前的猜测。他之前猜测恢复速度跟发射的次数有关,但是这晚仅仅来了两次高强度的,就比之前秒射的那四次恢复的快好几倍!不过萧宸没多想,毕竟这种不科学的事情他都已经麻木了。

  再次回头看了眼双手捂脸、任由喷头淋洗的妈妈,萧宸翻了个白眼,心中无语道,「刚才还因为自己伤口大惊小怪,眼睛瞪的跟灯泡一样亮,现在却后知后觉的羞成这样,I真是服了U!」

  叹了口气,萧宸暗道还是先去找衣服吧,于是伸手拧开了厕所门。

  「咔嚓」

  萧宸轻轻推开厕所门,发现外面一片漆黑,病房里的灯已经关了。

  于是他探出头去四下环顾,重点看了看病房门口的窗户,毕竟王静有偷窥的前例……

  发现没人后,萧宸光着身子,蹑手蹑脚的走出厕所。走到秦美瑜的病床前,小心翼翼的看了过去,黑暗中一双眼眸锃亮,超强的视力让他看得清清楚楚!
  只见秦美瑜躺在床上呼吸均匀,表情平静、安详,看样子是睡着了。

  萧宸松了口气,走向自己的病床,顺便探头看了看阳台,发现韩巧不在,心说估计是羞的回家了吧……

  黑暗中,萧宸轻手轻脚的翻找自己跟母亲的备有病服,却没发现那边看似睡着的秦美瑜,鼻翼正快速翕动,贪婪的闻着从厕所里散发出的味道!

  萧宸没有再看秦美瑜,找到衣服后,便再次悄悄回到厕所门口,走了进去。
  「咔嚓」

  关门声响起,秦美瑜应声睁开了一双美眸。

  只见她虽然面无表情,但呼吸却十分粗重,被子下一阵蠕动后,秦美瑜抽出了玉臂,素手探到脸前,一股腥躁味儿扑鼻而入。

  秦美瑜玉手五根葱白、纤长的玉指不断张开、闭合,根根淫丝自指缝粘连!
  「自己居然闻着奇怪的味道发情了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……」

  秦美瑜幽幽叹息一声,悄悄起身摸索到柜子上的卫生纸,扯下一段擦拭下身的同时,心中对自己内心的蠢蠢欲动愈发惶恐……

  萧宸这边进了厕所后,发现妈妈依旧坐在喷头下,双手捂脸,任凭温热的浴水在头上浇淋,没有任何反应跟动作……

  「你还知道害羞啊,刚才蹲在便器上不要脸的排便时怎么不害羞?还有,那鬼畜的剪刀手跟表情到底是从哪里学的啊,魂淡!」当然,萧宸也就这样想想,哪里敢说出来再刺激到羞愤欲绝的妈妈,要不只怕她就撞墙自尽了……

  「妈,衣服拿来了,洗干净以后就可以穿了,还有这地上,咱们也得用喷头冲一冲,不然味道太大了。」

  萧幼媛像是没听到一样,动也不动,依旧用「鸭子坐」的少女姿势坐在喷头底下,双手捂着俏脸,双臂夹着两坨雪白的酥乳,乳尖上还有点点淫渍没洗干净,秀发被水冲的愈发湿柔……这般模样,可是标准的少女娇羞姿势啊!

  不过像妈妈这样往日成熟、从容的熟女,这般作态却怎么看怎么别扭。不过还好妈妈颜值跟身材都很好,所以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,看起来还是蛮可爱的…
  …

  越看越可爱的母亲,让萧宸生出喜爱的心思,只见他走到萧妈妈身前,小大人似得摸了摸妈妈的脑袋。

  一边温柔的摩挲,一边轻声安慰道。

  「妈,都半夜十二点了,咱们别磨蹭了,快点弄完回去睡觉,再说…之前的事情算不了什么,我小时候您还不是天天给我把屎把尿?」说着萧宸蹲到妈妈面前,露出安慰的笑容。

  萧妈妈小孩子似地用脑袋蹭了蹭头顶的小手,闻言后捂在脸上的玉指轻移,怯生生的眸子从指缝露出,见到儿子蹲在面前露出「嘲笑」后,气呼呼的别过身子去,继而娇哼一声蚊蚋道。

  「你骗人!你笑妈妈……你肯定是觉得妈妈不要脸…毕竟…妈妈居然……哎呀,你别看妈妈了!」

  「妈……我明明是善意的笑,你怎么冤枉我啊!」萧宸无语的争辩道。
  「什么善意的笑……你就是感觉妈妈不知廉耻,不要脸皮,觉得我下、下贱…变态,我…诶呀我也不知道刚才为什么就做出那种事…妈妈真的感觉没脸再见你了,你出去吧……让我自己在里面呆会儿!」萧妈妈羞得哭唧唧的嘟囔着,她的脸蛋殷红,内心万分后悔,心说刚才怎么就鬼使神差的做出那般不堪的龌龊事呢,自己疯了吗……

  「……妈!我真没笑你,不信你看着我的眼睛,眼神是不会说谎的,这还是您教给我的。」说着萧宸双手托起妈妈的俏脸。

  「妈妈不敢…我怕……」萧幼媛执拗的捂着脸左摇右晃,却怎么也躲不开,感受到儿子的坚定后,萧幼媛磨磨蹭蹭的松开了双手,露出忐忑不安的脸蛋,低垂着眼帘,睫毛因为紧张抖动如扇,眼神却迟迟不敢看向儿子的眼睛。

  萧宸看着妈妈这娇艳欲滴的小模样,内心一片火热,心中暗道「这般可爱的妈妈,自己怎么会嫌弃呢?」

  于是为了安慰好萧妈妈,萧宸稍一思索,不自觉就想到往日看的爱情类韩剧……

  种种浪漫的哄女孩儿方式如幻灯片在脑海闪烁,萧宸很快有了主意。

  有别于亲情的复杂感情支配了萧宸,让他仰头吻向了妈妈的唇瓣儿……
  唇瓣儿被触到后,萧幼媛瞳孔瞬间收缩、颤抖着,满脸的惊喜与娇羞!
  母子俩吻到了一起,这一吻不蕴含任何情欲,浅触即分,才不到五秒,却对萧妈妈来说意义非凡,内心如同吃了蜜一般……而且这一吻,安抚了她忐忑不安的芳心……

  吻毕,母子俩互相直视对方的眼睛,浓厚复杂的感情似要溢出!

  慢慢的,母子俩默契的互相展颜微笑,随后幸福的笑意越来越浓,萧幼媛情不自禁的低下头,抵住儿子的额头轻柔磨蹭,随后一只素手握住了儿子的小手,十指慢慢扣在一起,然后四目相对,之后半响不再动弹,就那么互相望着。
  一时间,母子两人都有些痴了……

  时间不曾停顿片刻,喷头仍然喷洒着浴水,喷头下则是一对未着寸缕的背德母子……

  蒸腾的水蒸气让这一切有些朦胧,将这幅场景渲染的如同水墨画,一对皮肤被热水蒸的潮红的玉人,将这幅画儿点缀的又仙又美……

  良久,萧幼媛樱唇轻启,娇艳的唇瓣儿蠕动,泄出媚腻的、风铃般悦耳动听的脆声,只听她娇滴滴的在萧宸耳边嗫嚅道:「宝宝…宝宝……妈妈的心肝儿…
  …「

  萧宸胸肌感受着妈妈柔软的胸口,心里特别安心,暗道这才是自己可爱的妈妈,同时,萧宸从妈妈不再躲闪的眼神中,知道已经哄好妈妈了,于是额头退离妈妈的额头,然后讨好的问道。

  「妈…现在您相信我了吧。」

  萧幼媛朝着儿子眨了眨眼,狡黠的没有搭话,只是用另一只玉臂将儿子拦到怀里,臻首靠到他肩膀上,裸露的身体紧紧挤压儿子的小身板,舒服的蹭了蹭,然后在儿子耳边吐了口香气,呢喃道。

  「妈妈不说…你自己猜……」

  母子俩心意相通,萧宸自然知道妈妈已经相信自己了,也不追问,安静的跟妈妈肌肤相亲了一会儿后,说道。

  「妈…咱们洗澡吧,你身上还有点味道。」

  萧幼媛闻言拉开与儿子的距离,然后抿着嘴、捏住儿子的鼻子嗔道。

  「还不都是你弄的……」

  「可是明明是你…哎呀,咬我鼻子干嘛!」

  「不许你说,不然妈妈咬死你!」羞恼的萧妈妈直接按倒了儿子的身体,跨了上去。

  按到萧宸后,萧妈妈才记起儿子还有伤,暗骂了自己一句后,心疼的摸了摸儿子肩膀的浅浅疤痕,担心道:「宝宝……妈妈没弄疼你吧?」

  「没事了,嘿嘿,我的身体好着呢。」

  「可是前天换纱布的时候,还血淋淋的,这才几天?居然就好了……这也太神奇了……」萧妈妈一边用玉指在儿子疤痕上轻轻画圈,一边仍不敢相信的呢喃道。

  「妈,我现在可是小超人哦,那天救你的时候没看出来吗?」

  萧幼媛回想起那天的凶险,心有余悸的同时,仍然清楚记得儿子的神勇表现,心中别提多崇拜、心动了!

  「是啊,宸宸居然那么厉害,但是怎么可能呢,你以前身体那么弱,怎么会……你是不是有什么秘密没告诉妈妈?」

  萧宸闻言打了个哈哈,呐呐说不出话。

  欲镜这个秘密,萧宸谁也不想告诉,特别是妈妈,要是让妈妈知道自己用欲镜强奸了韩巧……

  「愣什么呢,老实交代哦……」说着,萧妈妈伸手呵起儿子的痒痒肉。
  「诶呀…哈哈…妈…哈哈——!」

  萧宸在地上扭了几下后,翻身将妈妈压到身下,叫道:「妈妈之前咬我嘴巴,我要报仇,看我的厉害!」接着低头狼吻下去。

  「诶哟…你小心点……别坐我肚唔…呼…唔嗞…嗞……」

  「嗞…嗞唔…嗞嗞……哎哎!妈,我错了…别用力,断了怎么办!」萧宸的子孙根儿被拿住了。

  萧幼媛用力捏了捏手里滚烫的宝贝,然后喘着粗气道:「呼…呼…谁让你毛毛躁躁的坐在妈妈身上,妈妈怀孕了你不知道吗?要是压坏了你儿呃…弟弟可怎么办?」

  「什么弟弟啊,我不喜欢弟弟,太调皮了,我喜欢妹妹,妹妹可爱听话,还粘人,到时候估计就跟妈妈一样…嘿嘿。」

  「讨厌,妈妈那里黏人了…再说呀,可不一定是女孩儿哟,也有可能是男孩儿……如果是男孩儿的话呢…嘻嘻…妈妈就只疼他,不理坏宸宸了。」

  「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,妈妈不理就不理吧,到时候我就赶紧结婚,然后搬出去,让韩巧疼我。」萧宸说着趴到妈妈柔软的酥胸上,腿使力撑着,虚坐在妈妈肉嘟嘟的肚皮上。

  「不行,你…我咬死你个小坏蛋!啊呜……」秦美瑜居然搂着儿子的脑袋,用贝齿使了点力、用力印了下去。

  萧宸佯装疼痛,小题大做的耍宝道:「诶哟,妈,你松口,你真使劲咬我啊,我这可是天才的脑袋啊,咬傻了你赔得起吗!」

  萧幼媛松开口后,鼓着腮帮子、翻了个白眼娇嗔道:「呼……你不许结婚,听到了吗?」

  「可是长大了不结婚怎么可以?再说我都有女朋友了……诶呀,妈…妈!好好好,我不结婚了,您松口吧……」

  这一番打闹,让累了半夜的萧妈妈有些疲惫,同时跟肚子里孩子的父亲这般幸福的玩闹、交谈,又让她甜蜜万分。

  萧幼媛拍了拍儿子的肉棒后,腻着嗓子说道。

  「知道了,起开吧,咱们赶紧快点洗一洗,估计都有十二点了吧?」

  「我都洗了,就差你了。」

  「那……宸宸帮妈妈洗吧?妈妈累坏了……」

  萧宸闻言点了点头,抬起虚坐在妈妈肚子上的屁股、站起,然后拿过澡巾,倒上沐浴露,打出泡沫后,戏谑道。

  「先洗屁股吧,刚才都坐到便池里喽!」

  「啪」萧幼媛躺在地上,照着萧宸小腿打了一巴掌,力道还不轻,显然是恼羞成怒了。

  「妈,你别躺着了,光淋着肚子,而且洗不到背面。」

  「不起。」萧妈妈撅着小嘴脆声道,紧接着闭上眼睛,睫毛轻颤,蚊蚋道。
  「困死了,睡觉,宸宸抱着妈妈,帮妈妈洗……」

  萧宸闻言不说话,心里十分意动,因为他看着妈妈玉体横陈的惹火胴体,在灯光下反射出水淋淋的水光,使肌肤显得愈发白嫩光泽!而且那两团自然膨胀的乳肉,没了胸罩束缚,如同两团松膨的面包,再点缀上两点嫣红,这要有人看见,非馋的口舌生津不可!

  萧宸蹲下身子,鬼使神差的将沾满泡沫的手探到妈妈多毛的胯间,因为最吸引他的还是丰腴鼓胀的阴肉!

  萧宸先是摸到妈妈肉嘟嘟的阴阜,搓弄那些褐色的阴毛,随后将手往下滑,摸到了阴蒂,两指捻住后捏了捏,感觉硬硬的,十分有弹性!

  萧幼媛闭着眼睛任由儿子施为,却没曾想儿子居然直接摸屄…而且还捏自己的阴蒂!

  这让准备不足的萧妈妈臀肉紧绷,雪胯不自觉挺了挺,感觉如同过电一样!
  萧妈妈眯着眼,垂目看了看儿子,复儿喘息着又合上了水眸,接着慢慢劈开双腿,呈二十五度角后才停下,这时她的小穴彻底暴露在儿子面前。

  萧宸是第一次这么仔细看妈妈的小屄,心里别提多激动了,只见他起身蹲到妈妈胯间,激动的抖着手,借由泡沫的润滑,不停亵玩妈妈的小肉穴!

  萧妈妈自然又淌淫水儿了,可感觉很不过瘾,因为儿子一直在洞口玩,却不扣扣瘙痒的蜜膣……

  「宝宝…里面……里面好脏的,也帮妈妈洗一洗吧……」

  「呼…呼…嗯。」萧宸穿着粗气应道,下身已然再次张到极限,毕竟精力实在是太旺盛了……

  ……一会儿后。

  「心肝儿……里面,在深一点……」

  ……又一会儿后。

  「你手够不到,里面好脏的……你把」萧妈妈说着顿了顿,用大腿蹭了蹭儿子的肉茎后,渴望道「把这个打上点泡沫…然后伸、伸进去给妈妈洗洗吧……」
  萧宸伦理观念太重,并没有顺着妈妈的意思,泡沫倒是打上了,插得却不是阴道,而是红着眼睛插入了屁穴!

          ————半小时后——————

  萧妈妈被鞭挞的昏了过去,而萧宸正满脸愧疚的蹲在妈妈胯间,为她清洗还未闭合、满是血、精的肛门口!而他的肉棒上,占满了颜色浑浊的粘稠污渍……
  这时候快凌晨两点了,萧宸为自己跟妈妈洗干净穿上衣服后,又将地上反复冲了好几遍,这才蹑手蹑脚的扶着醒过来的妈妈,走出厕所,先将妈妈扶到病床上躺好,随后悄声嘱咐妈妈,不要将他伤好的事情告诉别人,然后就回去睡觉了……

  他不知道的是,病房门窗上一双锃亮的大眼睛正看着这一切,而邻床的秦美瑜也没有睡着……

  次日清晨六点,萧妈妈睡了四个小时,便因为强烈的便意,醒了过来。
  萧幼媛只睡了这么一会儿,但感觉精神格外的好,下床踩上脱鞋后,肛门处传来一阵刺疼。

  皱了皱好看的眸子,萧幼媛感觉还可以忍受,于是在便意的催促下,趿着拖鞋冲进了厕所。

  关好门后,萧妈妈急不可耐的褪下裤子,一屁股坐到便器上,紧跟着肛门、尿道口蠕动!

  「噗滋噗滋噗滋嗞嗞……」大股黝黑、奇臭无比的脓屎喷射而出!

  「疵疵疵疵疵……」腥黄的尿液打到便器中发出的喘急水声!

  足足有半分钟才结束!

  萧妈妈红着脸,暗道今天怎么这么大声……可千万别被外面听到。却不知已经被外面整夜未眠的秦美瑜听到了……

  之后,萧妈妈畏畏缩缩的从厕所走出,发现病房里的人都在睡觉,这才松了口气。

  「咕咕咕咕……」

  萧妈妈摸了摸「惨叫」的小腹,感觉好饿,于是看了一眼熟睡的儿子后便走出了病房,她要去食堂吃饭垫垫肚子。

  一顿饭吃过后,回来已经六点半了,萧幼媛见儿子还在睡觉,于是忍不住爬上儿子的床,钻进了被窝后,紧紧搂住儿子,美美的闭上眼睛后,开始补回笼觉。
  秦美瑜这会儿也熬不住了,干躺了一晚上怎么也睡不着,这会儿终于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  王静换班走了,白班的护士从窗户上探头看了看,发现里面的人都没醒,于是也没进去打扰,毕竟今早也不需要换药、打吊瓶什么的。

  八点多的时候韩巧来了,忐忑的进到病房后,发现众人都没醒,暗自松了一口气的同时、看到萧妈妈搂着自己男友睡的那叫一个香甜,这让她心里泛酸……
  之后几天,日子还是那样,韩巧、王静针锋相对,秦美瑜早就可以出院却一直住在病房里,萧妈妈的变化则是最大的!

  接连几天排出身体的废渣,也就是那些动静特别大的屎尿,让她精神头儿越来越好,这几天连怀孕例长的呕吐、食欲不振都没有,胃口特别好。

  变化最大的是她的外表,本来素颜下明显的鱼尾纹、法令纹等变浅,而暗沉、脂肪粒等干脆快要看不见了!外表居然变得如同三十岁出头、保养得当的美艳少妇一样!

  医院里现在都传开了,一群爱美的少妇、小姑娘经常跑过来串门,只为了向萧妈妈请教如何包养皮肤,可萧妈妈哪有法子?难道让她们吃儿子的精液吗?她才不干呢!

  所以萧妈妈只能胡扯一些以前特意看过的海量保养知识,别说还真将一群女人唬住了,毕竟活生生的例子就在眼前。

  而且这几日因为跟儿子有了质的突破,让她每天心情好的不得了,自然脾气又变成以前那般从容、优雅,不再像之前那般暴躁、刻薄了。

  间接受益的就有韩巧、秦美瑜、王静,托萧宸的福,这三位最近没人针对后倒是轻松了不少。

  不过韩巧最近疑心却越来越重,萧妈妈最近的变化她可是看在眼里,变化跟自己何其相似!难道……

  韩巧不敢往深了想,她怕知道真相,如果是真的,那么自己该如何面对萧宸?
  离开他?根本不可能……韩巧扪心自问,即便猜测是对的,她也无法离开萧宸,要知道即便是以前瘦弱、短小的萧宸她都喜欢,更何况是现在这个性格、外貌具优,家庭巨富有担当的萧宸……

  而且他神奇的超能力让自己蜕变这么大,并且……现在的他光凭胯下那一根,就插到自己心窝子里了,让自己根本无法想象离开他后,再从哪里享受到这种欲仙欲死的快感!

  就像吸毒一样让人上瘾,而且除了他的「毒」,自己的性欲根本无处发泄…
  …这半个月没有享受萧宸的征服,她可没少偷偷自慰,但却感觉甚微,即便高潮了,也有些索然无味,因为体验过被萧宸插进子宫的感觉后,导致自慰的快感根本不值一提……

  她那天晚上羞的回家,没吃到萧宸的精液让她寂寞难耐,于是特地弄了一根大号的萝卜,跟萧宸的肉棒尺寸特别像,套上避孕套后,试着插了插自己的子宫,却发现……只感觉疼,一点儿快感都没有!

  韩巧隐约明白这跟萧宸诡异的体质有关,但却根本不在意被这种有些卑鄙的方式俘虏,因为她爱他爱到可以为他…哪怕去死……

  哪怕死了也不能离开萧宸,换句话说,如果离开萧宸,还不如一死了事!
  内心是这种想法的韩巧,这几日只是有些沉默,却不曾离开萧宸,而且内心深处渐渐多了一丝顾虑:萧宸不会因为他的妈妈抛弃自己吧?

  而且这丝顾虑,随着这几天萧妈妈与男友的亲密互动,变得愈发浓重。
  慢慢的,她开始惶恐不安……

               【待续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菊花好养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